当前位置:  首页 -  警民互动 >  领导信箱

直属二大队事故中队民警谢思毓(警号015766)袒护伤者,威逼司机,不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

  • 直属二大队事故中队民警谢思毓(警号015766)袒护伤者,威逼司机,不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 [2018-02-05]

    1月5日上午八点多,我驾驶小汽车在赣通路与一电动车发生交通事故(我提前几十米按了喇叭并避让),电动车骑行人左额起了一个包。根据汽车右侧前舱和前门之间有擦损以及行驶中我听到车尾部有异响分析:对方电动车擦到我汽车右侧前舱和前门,左额撞到汽车右侧尾部。双方打了122,交警到现场查看并拍了照,针对伤者“小事闹大的表现”我选择走程序,交警扣了我的行驶证和驾照副本,让我先带伤者去治伤,过后到事务科找姓谢的民警调看监控视频处理事故,领行驶证和驾照副本。 我带伤者到南昌市三医院急诊科检查,检查结果为“左额部皮下软组织稍肿胀”,伤者以“头晕作呕”理由要住院。我为伤者垫付近伍仟元医药费后,伤者家属以“不出院、不给病历出院小结等资料”为要挟,要我“主动认全责并再赔付六千现金”(当时保险公司电话告知这种情况赔付最多不超过一千)。 1月9日,我配合伤者及家属到人保理赔中心,预算赔付金额为1188元(依据对方住院三天和医嘱休息一周计算)。 1月12日,我到事务科找到姓谢的民警(谢思毓),将情况反映。谢民警说他的同事只给了他我的行驶证和驾照副本(后来听谢思毓对另一民警说杨duì只给了他行驶证和驾照副本),谢民警还说8日伤者家属到事务科找他,给了他伤者家属和司机双方电话。因不确定伤者身份,我向谢民警提出及时处理事故,认定责任。 1月15日,谢民警通知我和伤者家属一起到事务科。谢民警要我先赔付给伤者家属二千元,我拒绝在已为伤者垫付近伍仟医药费且没有出具事故认定书、没有车险理赔的情况下再给钱,谢民警提出不给钱就交车,做车检,我认为事故已过十多天,车检没意义,不符合公安部104号令?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自事故现场调查结束之日起三日内委托具备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检验、鉴定”。 12日和15日两次到事务科,我提出过看道路监控视频,谢民警的答复都是交车才能看。 1月17日,谢民警致电并发信息给我,不交车就对我的驾驶证及车辆予以锁定。 伤者家属不给病历及出院小结等资料,我的行驶证和驾照副本扣在谢民警处。事故至今一个月,民警谢思毓仍未按照公安部104号令“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自现场调查之日起十日内制作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出具事故认定书。 恳望领导能重视并整顿民警的“不给钱就交车,不交车就锁定车辆和驾驶证”的不良工作作风,责令民警谢思毓合法、合规、公正处理交通事故,及时出具事故认定书。

    (2018-03-15 11:05:47):

       

    201815840分许,周晓珍驾驶赣MG0069小车由北向南行驶时,与同向行驶朱小英驾驶无号两轮电动车发生碰挂,造成车辆受损、朱小英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事发后,一中队中队长杨晓帅赶到现场处理事故,杨晓帅未暂扣双方车辆而是将小车司机周晓珍的驾驶证及行驶证副本移交给事故中队民警谢思毓,2018112下午,小车司机周晓珍才前来事故中队向民警谢思毓询问事故处理相关事宜。2018115上午,民警谢思毓将周晓珍及朱小英代理人约至事故中队,事故双方商定去医院先行办理出院手续,出院手续办理完结后周晓珍就拒绝来事故中队处理交通事故。并于2018115下午,周晓珍拨打南昌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督察大队的电话,督察大队工作人员也和民警谢思毓核实情况,后察大队工作人员也知周晓珍前往事故中队处理事故。2018116117民警多次多次电话周晓珍前来我队处理交通事故,但周晓镇拒绝前来我队处理。于是民警于2018117日发短信给周晓珍通知其来按法律程序处理事故,但周晓珍未予回应,至今都不来事故中队处理。